阿泪-20考研准备中

准备写文,本号摸鱼吃瓜www

脑抽突然萌发的冰糖梗。

人才啊

李木白:

  啊,我是白糖。
  我现在处在极危险的野外。
  嗯?为什么我在野外?
  我TM也很想知道啊。 (:з」∠)_狗血的是,我他喵的失忆了。而且白糖为什么会失忆啊喂,白糖有记忆吗啊喂?!
  我望了望四周被黑暗笼罩的大地,叹了口气,躺了下来(?!)
  反正等早上就会融化,睡着死可能更舒服。
  ★早上★
  啊,我是白糖。
  对,我已经开始融化了。
  世界总是这样残酷,对待我这种弱小的东西如此不公,我想起我的父母(?)他们可能在冰箱里逍遥,也可能已经被调味,我不能为人类的味觉贡献,我有什么……等等,这水珠是没味的。不是我的血?ಠ_ಠ
  我抬头瞟了一眼,woc,为什么野外有冰块?!是我的问题还是世界的问题?
  冰块也在看我,看见我抬头瞟,赶忙移开目光,融化地更快了。
  你是在害羞吗?!为什么你会害羞?!这个世界的东西都成精了吗?!
  他顶着我震惊的目光,解释道:“我,我们是一起掉下来的啊。人类在这儿野餐,男的趁女的调味的时候兴起做不可描述的时候,我们被甩出来的。”说完抽泣起来。满脸幽怨。
  哦,这样啊。真是个好设定。
  “你挡着太阳了。”我说。
  “嗯?”他泪眼朦胧地看着我。
  “我融化就慢了。还有,男的哭什么,你一点都不动人好吗!”
  “那,那你就死的慢一点好了,活着多好。”
  “……活着对于我们都是煎熬啊宝贝儿!”
  “你,你凶我!我都快死了你都凶我!白糖不应该很温柔吗?你,你这个假白糖。”
  “啥?”你的脑回路不对啊宝贝儿,哦,你没脑子。
  “我们一起死吧!都说患难见真情,我们愿来生能一生一世一双人。”说完,他滑下来,把我包裹起来。
  “你没病吧假冰块!你的设定已经崩了啊,你为什么会古诗啊喂?!还有你咋这么重?”
  等一下,重点好像错了。
  “我们都是男的好不?”
  他瘫在我身上,融化的慢了。
  然而,正午的太阳也来了。
  我们化成一摊子黏糊糊的东西pia在地上,像脏兮兮的黏糊糊。
  “你说,我们死后会不会变成冰糖?冰糖很甜吧?比白糖要甜的。”他倚在我肩头,虚弱地喃喃道。像是遗言。
  我抬起混沌的脑袋,停了一会,应道:“应该吧。毕竟你是冰,我是白糖。”
  说完,我扭头看了看,他已经没有了。
  我也快了。
  这可能是生物钟。我晕前想到。
  ★上天★
 
(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)
 


  


 

评论

热度(8)

  1. 阿泪-20考研准备中李木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人才啊